当前位置:首页 美丽金湖 文学
风景不在了,但是记忆还在 发布日期:2017-01-10 15:42 来源: 作者:李春蓉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昨日,父亲请朋友去老家吃饭,说现在大家都是城里人了,很难再吃到老家原汁原味的那种大锅饭了,特地请来了我姑父,掌勺昨日的晚餐,虽说老家地方简陋了一点,但是贵在一片心意,一片真诚。父亲让我一同下乡,说希望我多见识见识场面。

父亲的朋友到了以后,大家就在大堂里喝喝茶,打打牌,气氛也是好不热闹,沈伯伯来的稍微迟点,到了大堂以后,说了一句话,让我记忆深刻。他说:“这个板凳真的是我童年的记忆啊”,是的,那是童年的记忆,可是这样的记忆,即便是在我的老家,一个偏离城市很远的农村,也并不多见了。

去年初,父亲翻修了老家的房子,重新刷了漆,浇了水泥院落,极大地改善了所居住的环境,可是却将我所有的怀念都只能埋藏在记忆里了。

我怀念的是清晨醒来的第一碗豆浆。记忆中的爷爷身体很好,每天早上很早就会起床,开始磨豆子,说实在话,要磨多久我并不知道,因为我都还在睡梦中,而将我唤醒的永远是那磨好的豆子,煮出来的豆浆。豆浆很香,沁人心脾,弥漫在房子的周围,我闭着眼睛,嗅着鼻子,就能从床边,爬到锅边,咂着嘴巴,一脸垂涎的望着爷爷。爷爷就会笑着从炉灶边离开,用他粗糙的手捏一捏我的鼻子说:“又把我的小馋猫给馋醒了啊”之后便给我满满一碗豆浆,大锅煮出来的豆浆,是有豆皮的,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馋这个,每次都会闹着爷爷,把豆皮给我,爷爷都会笑着好好好。我端着豆浆,就直接坐在长廊的台阶上,记忆里清晨的农村初夏都还是有些寒气的,雾气蒙蒙的,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农田,长满了稻子,还没到收割季节,所以望过去,还是绿油油的一片,耳边响起的永远是公鸡的鸣叫声音。在记忆里这时候的一切静谧美好,仿佛连时间的流动你都能感受的到。

我怀念的是那一双粗糙的大手。爷爷去世快五年了,可是一切都恍如昨日,什么都没有改变,只是你再也找不到那个人,连拨出去的电话,都已经从无人接听到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了。我小时候,野在乡下长大,即使后来到城里上学了,每年的暑假,我还是会去老家避暑,那是我童年的记忆的开端。爷爷每天都要下田,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待在家里,便总要带着着我一起去,之后便把我放在田埂上,让我自己野,不过那时候农村小伙伴很多,倒也不是很无聊。大家玩起来,时间过得也很快。而夏天是个爱变脸的季节,刚刚还阳光明媚,下一秒就乌云密布了,爷爷在田里向我喊道:“蓉蓉,快回家,要下雨了,不要淋湿了”,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雨水滴在我的脸上了,便和小伙伴们撒开腿往家里的方向跑了起来,可是男孩子跑的总是比我快,在不等我的情况下,我还跌了一个跟头,雨也下大了,我便哇的一下就坐在地上哭,这时候一顶荷叶帽子戴在我的头上,爷爷拉着我的手,带着我往家里跑,那双手,很粗糙,仿佛每一寸皮肤都长满了倒刺,戳的手疼,可是却很温暖安全。而我最后一次摸爷爷的手时,他带着白色的手套,可是怎么也温暖不了他的手,我脱下他的手套,紧紧握住他手,跟记忆力一样的粗糙,可是却不一样的温暖。

我怀念的是家门口的青碎砖路。一块块青砖铺设的不仅仅是一条通往家的路,更是一条承载我童年戏耍的地方。碎砖铺设了很多年,边角阴暗潮湿的地方还长满了青苔,下雨天的时候,你要是不小心,走在那边角地方,还有可能滑一个跟头,可是我依旧很爱那青碎砖路,碎砖与碎砖之间,永远都会有一条缝隙,让它们无法合并在一起,而连接它们的则是长在中间的小杂草,每隔一段时间,爷爷它们便要清理一次,而我永远是捣蛋的一个,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张着一排的小草,我觉着很是可爱,便不让爷爷它们拔,爷爷他们不听我的,固执的仍要拔,我便跟在后面把拔出来的草,在插到缝隙中,也是可以以假乱真了,爷爷他们拔完一排后,看着原封不动的杂草,有些吃惊,便蹲下去重新拔了一下,便就明白,不说话,我以为爷爷他们支持我这样干,便蹲在后面,把所有杂草在继续插在缝隙里,等弄完全部以后,我就气喘吁吁的坐在长廊台阶上,爷爷笑着看了我一眼,便到西屋拿了一个巨大的扫把,开始扫地,不一会儿,我辛苦了一下午的成果便在那大扫把的挥动下破碎了。

我怀念的是家家户户都敞开门,可以互相串门的邻里关系。小时候,大家还没有现在这么富裕,几十户人家可能也就那么一两家有电视可以看。所以那时候电视是个稀罕物,受极了大家的喜爱,尤其使我们这些小萝卜头,总爱追着那家人,霸在人家电视上,人家也相信我们,便把家门开着,让我们自己看,他们下田干农活,所以有时候我们一堆小萝卜头,便霸占着人家的电视,在那里看,还指手画脚的在那里点评这个点评那个,好不快乐,看的入迷的时候,人家还招待我们吃饭,就这样吃着大锅煮的饭菜,坐在小板凳上看着电视,跟着身边的小伙伴一起侃侃而谈,是一辈子的记忆。

怀念事情、人、物真的有很多,可是再怀念的,有些过去的就再也回不去了,感觉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。我喜欢小时候的乡下,那种感觉是没有平板电脑,没有手机,没有无线网,超越了物质所带来的精神上的快乐。昨日晚餐结束后,我和姑父在收拾东西的时候,谈到我弟弟,说道现在小孩子实在是太孤单了,在这个到处充斥着网络的时代,能满足与陪伴他们的真的只有网络了,门与门之间隔藏的永远不只是一堵墙。